感动!郸城千余名留守儿童和老师共救助白血病同学

2016-09-30 15:01   来源:周口晚报

感动!郸城千余名留守儿童和老师共救助白血病同学

感动!郸城千余名留守儿童和老师共救助白血病同学

感动!郸城千余名留守儿童和老师共救助白血病同学

同心同德同命运 相依相偎相守护

□晚报记者 徐松 文/图

1180名留守儿童挤出自己的零花钱和老师一起,为四(2)班身患白血病的同学付雨露捐款两万多元!同是留守儿童、同出贫困家庭、同心相依相偎,这种感情凝聚成炽热的爱流迸发,温暖了豫皖两省郸城、鹿邑、亳州三县交界处。这股热烈的、纯洁的、无瑕的爱流还在漫延,流到你身边,浸润了你的心灵,不是吗?

9月19日,这场震撼人心的捐款就发生在郸城县张完乡国秀学校。以中心城区为中心扫描全市,国秀学校位于周口东边界最长半径的另一端,直线距离80.2公里,公路全程124公里。这是郸城县最偏远的学校,东接安徽亳州、北连鹿邑县,距县城49公里。

在这所距离县城最远的学校,人们心灵的距离却是最近的。你可知?每一位留守儿童内心都有一段细腻、脆弱而自闭的情感故事。然而,1000多名留守儿童亲如一家守望相助,敞开心扉释放心灵,这股爱的强流势不可挡,感天动地。

张理想的理想 教育扶贫 反哺家乡

国秀学校是一所民办公助的留守儿童学校,董事长名叫张理想,今年23岁。这位90后董事长不是高富帅,曾经也是一名留守儿童。由于深知家乡贫困偏远,留守儿童求学艰难,2012年大专毕业后,他怀揣着特别的理想返乡办校,决心让每一位留守儿童好好上学、上好学校、学好知识,成为国家的优秀人才。

“有的孩子在家没人照顾,就随父母去外地读农民工子弟学校;有的孩子家庭条件好一些,被送到县城私立学校,年迈的爷爷奶奶每周探望一次;有的孩子家庭贫困,哪儿也去不了,只好寄宿在亲戚家里,在农村上学,亲情缺失。这就是留守儿童的命运。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孩子人穷志坚,都有一颗勤奋向上的心,如果好好培养,都能成为国家的优秀人才。”张理想自幼家贫,兄妹几个。父母靠种地、打零工、卖农机为生,很少照顾子女。他和哥哥、姐姐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自幼就立志要走出农村,闯进大都市。

哥哥研究生毕业考上公务员留在城里,姐姐大学毕业落户郑州。张理想大专毕业返乡时,他的母校小张庄小学仅剩21名学生。“听说家乡的留守儿童上学要去40多公里外的县城寄宿,半个月才能见亲人一面后,我心里就像刀割一样。我决心要办一所像样的学校,让两省三县交界处的留守儿童有学上、上好学。”随后,张理想登门求助张完乡党委、乡政府和中心校,请求给予政策支持。他还向自己的叔叔和在外做生意的亲戚朋友求助,请求给予资金支持,建一所留守儿童学校。

党群齐力办学 各方支持 梦想成真

张完乡党委、乡政府和中心校得知张理想人小志大,多方筹资决心办一所留守儿童学校后,便积极向郸城县委、县政府汇报,获得县发改委等部门支持,在学校四周修建了4公里多的求学路,通过教育扶贫的途径解决了七八个村6000多人的出行难问题。张完乡中心校积极向县教体局汇报,以最快速度为该校完善了手续,协助建设了基础设施,并为该校配备了部分教学设备。

“张理想这孩子有志向、有出息。俺自己村有了学校,方便的还是俺村的孩子。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在家的老少爷们对建校都很热情。大家跟当年生产队筹集砖、瓦、木料盖学校一样,都愿意到学校建设工地搬块砖、递块瓦,甚至帮着扫个地。再说了,有了这所学校,县里修了路、乡里扶了贫、孩子们有学上,俺这方圆十几里地的人都受益。”张完乡小张庄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张俊德说。谈起3年前在乡党委、乡政府的支持下,群众积极协助建设国秀学校,特别是教育扶贫让群众受益的事情时,这位年过半百的老支书既欣慰又激动,脸上堆满了笑容,眼眶里闪着泪花。

“多亏了乡党委、乡政府、中心校、爱心企业和父老乡亲支持,我的理想才成为现实。你看,这学校南北长150米,东西宽120多米,有操场、体育设施和游乐园,也有标准化教学楼和电子教学设备,几十间寝室都装了空调,有能容纳千人同时就餐的大餐厅。此外,我们还专门腾出十几亩地种无公害蔬菜,专供学生和老师吃,你说好不好?”推开大门走进校园,张理想强抑内心的兴奋,向周口晚报记者如数家珍般介绍这所留守儿童学校。

张理想说:“从2013年第一次招生到现在,3年时间,我们周边20多个村的孩子都回到家门口上学了,待遇和县城一样,现在在校生1180人。每学期我们都为本行政村200名孩子每人免1000元学费,每年免学费达40万元,特困家庭的孩子免费上学,我们绝不丢下一个孩子。”

老师胜似爹妈 千余孩子一个家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妈妈’教的,我的妹妹有病了,再苦我也要帮帮她,因为她也帮过我。”今年11岁的石晴晴是该校五(2)班学生,她和弟弟石宝龙都在国秀学校免费上学。2011年,她的爷爷去世;2012年,她的奶奶去世;2014年,她的父亲在打工时去世;母亲至今无音讯。此后,姐弟二人一直寄养在二爷家。即便如此,石晴晴仍然把自己珍藏多时的5元钱塞进了“为付雨露捐款”的捐款箱。和她一样,国秀学校的每一位留守儿童都视同学为亲兄弟姐妹。

为了帮助石晴晴,张理想为她姐弟二人免去所有费用,学校办公室主任张芳是她的代理妈妈,并且联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人齐妈妈每年为石晴晴提供几千元教育基金;为了帮扶付雨露,国秀学校掀起了千人捐款热潮;为了培养孩子们有一颗感恩的心,每逢节假日,学校都组织他们到敬老院献爱心……

全校90名教职员工对每一位留守儿童都视如己出,呵护有加,给予孩子们父母般的爱。因为他们知道,留守儿童最缺失父母的爱。

“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初入学时,留守儿童张宇豪翻来覆去睡不着,眼里流着泪趴在生活老师赵彩芳耳边轻轻地说。“好,好,乖孩子。”一句话震撼心灵,赵彩芳泪如雨下,当晚她像搂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搂着张宇豪甜蜜地睡去。

赵彩芳说:“回到寝室,我就是这29个孩子的妈妈。我的床就在寝室门口,我每夜至少要起3次床为孩子们盖被子。因为孩子们怕黑,我还要随时起床陪孩子们一起去卫生间。每天早上5点半准时叫孩子们起床。他们上学后,我就开始给孩子们洗衣服和床单。”为了让留守儿童感受母爱,该校特意把生活老师都聘为女性,有母爱陪伴,孩子们总能甜蜜入梦。

“一天三顿不重样,顿顿都是老师陪着吃,学生老师吃一个锅里的饭,俺放心。”65岁的周心灵老实敦厚,接受采访时有点儿不自在,不停地摸着未刮干净的胡茬子,用最朴实的话道出了留守儿童家长的心声。

“年底,我要建日托幼儿园,大人干农活不能让孩子们拖后腿……”反哺家乡,张理想又有了新理想。

(周口晚报)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