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大手术” 目标是“国内第一 世界一流”

2017-09-25 17:58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一汽“大手术”)

9月18日中午,一份组织架构改革方案在集团内网上公布,掀开了一汽集团史无前例的人事与机构调整大幕。根据这份方案,一汽集团要在短短一周内,完成8000多名员工全员竞聘上岗,其中核心业务板块的一把手已经调整;对于研发体系重新梳理,设立奔腾与解放两大事业部,统一管辖一汽集团的自主乘用车与商用车业务。

自今年8月初徐留平北上长春赴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之时起,外界就预料徐接手一汽后会对沉疴已久、身患东北老国企典型病的一汽进行一番调整,而且业界普遍认为,需要一个大破大立、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一把手,打破一汽集团内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但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是,徐留平出手会如此之快,履新不足两月便开始实施改革,而且是以雷霆万钧、疾风骤雨的气势在一汽集团上下掀起一轮改革风暴。

无论是人事调整还是机构简化,重点都指向红旗、奔腾等自主品牌。在振兴红旗做强自主的主调下,一汽集团这轮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国内第一,世界一流”。

改革的效果如何,一汽集团内部与业界都拭目以待。

人事大换防

走马上任不久,徐留平就明确表态:“要在一个月内摸清楚一汽状态,两个月内给出改革发展方案,3个月内实施。”如今,上任不到2个月的徐留平,经过前期摸底之后,开始对一汽进行“大手术”。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9月18日,一汽集团召开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对组织结构和人事进行重大变革,对集团职能部门、研发、红旗、奔腾、一汽-大众等核心业务板块的负责人进行了调整。

根据此次机构深化改革的工作方案,一汽集团将在短短一周内完成人事大换防:18日,集团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奔腾事业本部34个岗位的正职确立;19日,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29个副职岗位确立;20日,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不含动力工厂、奔腾本部下属单位)96个处级岗位确立;21-22日,各部门其余共计8000余个人员人岗匹配到位。

目前,30多个部门的一把手已经有28名调整到位。其中,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大众总经理一职;而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同时,一汽集团还提拔了几位总经理助理,包括张丕杰、胡汉杰(一汽解放总经理)、陈辑(一汽集团组织人事部部长)等。

据悉,一汽此番人事改革的原则是:“全体起立,竞争上岗;双向选择,权责对等;量才录用,宁缺毋滥;公平、公正、公开;党管干部与市场化机制相结合”。

人事大换防的同时,一汽集团还公布了新的人事管理制度,强调优胜劣汰和绩效导向:原则上男57岁(女52岁)退出领导岗位;所有上岗人员试用期一年,任期三年;严格绩效目标设定与考核,每年强制分布,依据年度综合考评结果,实施末位淘汰制;加大薪酬与绩效挂钩力度。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认为,一汽近年自主业绩不佳,士气低落,管理僵化,不管是上面主管部门还是基层员工,都希望有一场大变革带来新风气。而且,从行业发展来看,留给一汽做强自主的时间窗口也不长。“徐留平深知这一点,他在大刀阔斧、下猛药革新一汽的过程中,也会将其在长安做自主的成功经验带过来。”

重振自主

除了人事调整,一汽集团还调整旗下的机构设置,在机构精简,提高效率的同时,围绕市场和用户,按品牌配置资源,打通研、产、供、销产业链。

针对乘用车和商用车两大领域,一汽集团将分别设立奔腾事业本部、解放事业本部,将集团下属的自主乘用车业务如一汽轿车、吉林汽车、一汽夏利等纳入奔腾事业部;将集团下属的自主商用车业务如一汽解放、一汽客车、一汽通用等,纳入解放事业部;两大事业部都将实现全价值链(研产供销)的功能封闭,并作为独立预算及考核的单位,由集团总部实施战略管控。

另外,一汽集团还将对研发部门和体系进行梳理整合,以提高效率。据悉,奔腾事业本部下将设立奔腾开发院,负责奔腾整车产品的开发。一汽集团技术中心乘用车开发院(不含红旗部分)与一汽轿车公司产品开发部等目前分散在集团内的乘用车研发资源,都将整合到新设立的奔腾开发院。

同时,已经从一汽轿车独立的红旗事业部,将由一汽集团直接管理。徐留平近期曾公开表态:“要集一汽集团之全力来打造红旗品牌的产品和服务”,表明红旗不再只是作为子公司单独运营,而是将其与整个一汽集团捆绑。也将设立自己的研发部门,研发部的人员也将从一汽技术中心抽调。

同时,一汽集团将设立集团直属的造型、新能源、智能网联3个研究院,直接向集团一把手徐留平汇报,以尽快实现在新能源、智能网联方面成为行业领先的目标。

这意味着,原有的一汽集团技术中心将被拆分,人员将调整至新设立的奔腾、红旗与解放几大事业部中。

“现在都流传一汽集团技术中心将被解散,但实际上只是重构,在原有商用车与军车相关部门基础上设立商用车研究院,负责解放品牌与军车的开发;原有的轿车、微车与红旗等研发机构,整合到一起组建研发总院,负责乘用车平台、动力总成开发以及红旗的整车开发;青岛造型所也要回归到长春本部,与一汽轿车产品部造型科整合,归入新组建的造型研究院,主要负责红旗与奔腾的造型开发。而商用车造型工作由商用车院下属造型所负责。”一位不愿具名的一汽集团人士表示。

在这位人士看来,这样有助于改变多年来一汽集团各子公司和研发部门松散、各自为政以及协同效应较差的局面。“以前奔腾、红旗等自主品牌的车型都由技术中心负责,但技术中心离市场比较远,互相协调起来层级多流程慢,出了问题大家互相指责,现在归到各个事业部下面,权责更为明晰。”

如此大规模的人事与机构精简的目的,都指向重振自主业务。徐留平近期在内部会议上表示:“要调整自主品牌发展方向,打通产业链,责、权、利要统一,快速追赶竞争对手。同时,复兴红旗品牌。”

LMC Automotive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认为:“从合资板块抽调骨干支援自主板块,调动合资的供应链体系发展自主,是此次一汽人事调整的一大特征。”

此次调整中担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的张丕杰,在调任一汽-大众总经理之前,曾任一汽轿车采购部部长、一汽轿车总经理,主抓一汽自主业务,对红旗业务非常熟悉。

在此之前,一汽集团已从一汽-大众借调20余人进入红旗团队,为复兴红旗品牌提供市场和销售方面的支持。

而红旗事业部的负责人也有所调整。去年3月,韩新亮从一汽集团发展管理部部长的职位上调任红旗事业部部长,在此次集团人事大换防中,韩新亮调任一汽集团发展制造部(安全环保部)部长。据悉,按照集团直接管理的原则,红旗事业部的负责人也将由集团重新任命,级别更高。

新设立的奔腾事业本部负责人由党委常委、副总经理王国强担任。从职业履历看,1976年出生的王国强,曾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转向机厂副厂长,富奥公司转向机分公司副总经理,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第一品质管理部副部长、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发展部副部长,一汽吉林汽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等职。2017年3月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

为整体上市铺路?

从徐留平上任后的一系列表态以及此次调整看,一汽集团自主品牌乘用车将收缩战线,集中发力,一汽夏利、一汽吉林等原有弱势的自主品牌乘用车,将统一到奔腾事业部下面。

一汽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后集团内的自主乘用车将统筹规划,共享采购、共用渠道,“未来夏利或将成为一个车型品牌,而不是企业品牌,集团将专注做强做大奔腾品牌。”

而随着大奔腾事业部成立,自主乘用车品牌统一管理,长期以来困扰一汽整体上市的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同业竞争的问题也有望得到解决。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经重组注入一汽股份公司,该公司于2011年6月注册成立,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集团整体上市奠定了基础。在将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公司过程中,一汽集团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做出了5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

但随后一汽集团遭遇反腐风暴,自主品牌发展低迷,受此影响,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业绩也一再滑落。2016年,因无法兑现5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双双申请延期,引发中小股东抗议。

而一汽夏利自9月8日开始公告停牌,停牌原因是“一汽股份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一汽夏利与一汽轿车同时停牌不同,此次一汽轿车并未停牌。这意味着此次重大事项仅限于一汽夏利。

近日则有媒体爆料称:“董明珠携格力团队一行现身天津一汽夏利,就入股事宜进行了最后磋商。目前,格力团队的相关工作人员已入驻天津一汽夏利。”不过,格力电器在9月18日晚发布澄清公告,否认将入股一汽夏利,也否认公司“高管团队与一汽夏利就入股事宜与天津一汽夏利进行过磋商”。

“格力电器与一汽夏利之间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一汽近期调整可以看出,把一汽夏利并入奔腾,一汽夏利在资本市场的壳资源就会空缺,未来极有可能寻找买家出售。”中融创投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曹鹤分析。

9月21日,一汽夏利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股票继续停牌。这意味着,一汽股份正式宣布将出让旗下上市公司一汽夏利。由于一汽夏利品牌力逐渐减弱,该公司最值钱的只剩壳资源了。

如果一汽夏利作为壳资源出售,或者全面转向新能源,其与一汽轿车同业竞争问题将迎刃而解,一汽整体上市也扫除了一大障碍。

但曹鹤认为,一汽整体上市的最大障碍不在于同业竞争,而是内部利益梳理与管理改善。“目前一汽改革的措施,都是在围绕提高企业整体运营效率进行的。管理机制改善、运营效率提升,自主的业绩做起来,才轮得上推动整体上市,而这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曹鹤认为。

眼下短短一周内的调整,是多年来一汽集团在人事调整与机构改革方面少有的大手笔,反应出一汽集团捍卫共和国工业长子地位、重回行业第一的决心,而改革的成效如何,则需要时间。

一名不愿具名的一汽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抽调合资骨干支援红旗,梳理松散的研发体系,成立自主乘用车事业部统管自主品牌等,以前集团内也都听过各种传闻和消息,但新的领导到任后很快就落实推进,展现出其改革的魄力和能力。而精简机构,调整人事,以及打散研发中心、红旗大讨论,还是有凝聚人心、提高员工积极性的作用。这一段时期能感觉出来各个部门都调动起来,员工的信心和积极性比以前高。”

推进改革的同时,一汽集团已经制定了旗下核心业务板块的各自“奋斗目标”。其中,红旗品牌要成为“高端自主第一品牌、第一销量”;解放品牌的目标是成为“自主商用车第一品牌、第一销量”;奔腾品牌目标则更为具体,2020-2025年成为“一流品牌、行业前五,进入国内自主品牌第一阵营”;新能源、智能网联:行业领先,进入国内第一阵营;合资品牌板块,将合资企业打造成国内合资品牌中数一数二的企业。集团公司的目标则是:成为“国内第一、世界一流”汽车企业。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