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称融创将收购永泰地产:孙宏斌的新意思

2018-06-20 12:06:58   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原标题:独家重磅|融创将收购永泰地产:孙宏斌的新意思)

来源:微信公众号 居然行

永泰地产将迎来新的掌舵者,新的掌舵者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

永泰地产公司的实质控制人戴皓、戴迪兄弟,准备把这家资产规模逾100亿元的公司,卖给融创中国。

交易金额、交割方式、债务等内容,因涉及商业机密,我暂且不表。

永泰房地产公司的实质控制人戴皓正在推动集团层面业务转型,即,剥离地产业务,戴皓、戴迪俩兄弟在房地产舞台,兜兜转转19载,将悻悻地淡出永泰房地产。

须臾,孙宏斌将坐在永泰地产这俩轰轰向前的战车上,他将经过,也许是戴皓、戴迪俩兄弟熟悉的街衢,和惊心动魄。

北京永泰西山御园销售良好的背后,难掩哈尔滨永泰城、呼和浩特永泰城和银川永泰城发展的落寞。

时间拉回到6月前。

永泰地产实质控制人戴皓像哈姆雷特一样,面临to be or not to be,就是选择放弃永泰房地产或者继续做永泰房地产。

东北经济低迷,人口外流,永泰地产在银川、哈尔滨等地区项目的命运急转下滑,银川永泰城、哈尔滨永泰城、呼和浩特永泰城,曾经的红玫瑰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

是时,毛振华在亚布力雪地里的呐喊声,震碎了戴皓大力坚持壮大商业地产的梦想。

友人说,哥哥戴皓,已心灰意冷,才有了,剥离房地产业务,卖掉永泰地产的战略。(中发集团是永泰地产的母公司,亦是合众人寿的母公司。)

时间拉回到5、6年前。

2012年的春天,永泰地产团队涌向黑龙江、银川、呼和浩特。

300亿元的投资飞向黑龙江、银川、呼和浩特等地区,尽管当时永泰地产年度销售额才20多亿元,其兄弟公司合众人寿的净利润也就10亿元左右,但永泰地产还是如期地支付了30多亿元的银川和呼和浩特永泰城土地款。

当时的永泰地产团队,像沉浸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里,戴皓的弟弟戴迪,学习王健林的“2211”目标,发布了永泰地产的“53515”战略:

到2015年,新建5家五星级酒店,建立3个城市综合体,取得5个100万平方米的开发项目,年度销售面积达100万平方米,年度实现销售额50亿元。

永泰地产团队踌躇满志,复制万达。

彼时,永泰地产急速拿地、急忙施工、急忙销售、急忙招商,像碧桂园的淘宝版。

2年后,2014年的年底,哈尔滨永泰城开业。

开业当天,非常热闹,消费者贪恋着折扣,像潮水一样向哈尔滨永泰城涌来,熙来攘往,缕缕行行,我被挤得站立不牢,逛街的人民全身都是冒着一蓬一蓬的热气,但没有过紧的臀部。

这,并非色情和不尊重女性,我也是女性。

而是,我比较认可商业地产圈的坊间理念:贸易和性是商业地产的缔造者和繁荣源头,商业地产项目好不好,看商场下午2点的美女多不多。

也许,哈尔滨永泰城,一开始,它就不是一朵红玫瑰。

所以起风了,吹得满天的暗云只能在暮色里奔跑,解决的办法是:撕裂暮色、撕裂黑夜,打开黎明。

时间再次拉回到4年前。

2014年,人民觉醒了,人民主动掀起了东北的锅盖。

聪明如张玉良,聪明如戴皓,聪明如杨国强,聪明如孙宏斌.....当然知道人民掀起东北锅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可以学习绿地、金地、中海、碧桂园,暂停项目,因为绿地、金地、中海、碧桂园,有足够资金和时间做朋友。

可,永泰地产在执行梦想前,年销售额才20多亿元,不及绿地、金地、中海、碧桂园在一个城市公司的收益。

不久前,黄昏时分,再次参观哈尔滨永泰城,人山人海的华筵散场,曾经的面目不可复识,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商业综合体的星星点点的灯光闪耀,仔细望过去:夜阑静、项目亦阑静,阑静得人。

阑静的哈尔滨永泰城、银川永泰城,东北商业世界纷纷瓦解咔嚓的响声,像一把利剑,插在中发集团董事长戴皓胸口。

戴皓也做了巨大努力。

戴皓其人,我曾经在全国两会上见过坐在轮椅上的戴皓,他双手下垂,他的背影在正午阳光的阴影下分明起来,望着其它委员是直立的奔走背影,我当时想到的是,史铁生的《病隙碎笔》,我当时想,他精神上的寄寓是什么,所以我写这篇文章时,始终做不到像以往那么客观、冷静和理性。

东北人民觉醒时,戴皓亦觉醒了,他意识到了哈尔滨永泰城、银川永泰城等项目的危机,所以他挖来了绿地的薛敏勇。

戴皓非常器重薛敏勇,薛敏勇并不是戴皓和戴迪的傀儡。

但任凭薛敏勇如何焦头烂额,也无法拯救悲惨的东北商业人流。

友人说,“薛敏勇使劲了,奈何哈尔滨、银川的坑太大了,无力回天,哥哥戴皓对房地产项目彻底心灰意冷了,剥离、卖给老孙。”

哈尔滨永泰城面积相当于2个故宫,当年投资了大约80多亿,其中大约50亿元是住宅回款,还有30多亿元,需要商业地产回笼资金,这并不容易。

恍然六年,这些项目见证了永泰地产在商业地产领域的飞扬与落寞,如果谈判顺利,孙宏斌将凭借自身的能力完成对这些项目的最后救赎。

友人问我,“居然行,戴皓除了卖项目,还有解决办法吗?”

我摇头说,不清楚。

我最近汹涌的眼泪,常常披一脸,但眼泪碰到北京干燥天气,留在脸上的时间亦不过120秒,就自动干了,眼泪干,我便要踩着高跟鞋,阔着肩,隐入北京人丛,眼泪留在脸上的时间亦不过120秒,你觉得几百亿的信贷资金,金融机构给永泰地产的时间会很久吗?

风起时,落叶的命运早已注定。

当然我有一个和主流媒体相反的理念,我认为,东北的营商关系、契约精神等只是表面现象,核心是,社会经济大势是从农业产业转向制造产业和服务产业,东北区域经济调整节奏没有跟上社会经济发展的步骤,区域经济的裂变没有和社会经济趋势的裂变同步。

我问友人:孙宏斌为什么会接盘?聪明如他,当然知道东北商业世界在低谷里。

友人说,老孙是公认的接盘侠啊。

按照孙宏斌自述的逻辑,他四处收购,他抛头露面,都是为了生意。

客观地说,我和融创接触非常少,接触就2次,整体印象尚可。

一次是,孙宏斌收购王健林的项目,王健林当时的处境,有生意成分,亦有感情义气成分,人性的美好在复杂商业背景下放射出的微小光亮,这一点,孙宏斌还是比较厚道的。

另一次是2012年,当时我刚毕业参加工作,旧事因遥远已忘,只记得,当时回家时,天已黄昏,他们项目周边花团锦簇,披了新花朵的玫瑰像一群群待嫁的新娘。

但,后来我的观察是,孙宏斌还是不熟悉中国国情的,中国的国情要取得世俗的成功,充分条件之一是:修身、齐家、养士、结党、治国、平天下。

融创和孙宏斌可能至今都想不通:为什么人民代表们站出来主持万科事件,而人民代表们没有站出来主持乐视事件。

核心问题,在于孙宏斌的生意理念。

站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角度,刘士余的格局,在乎的是某件事件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意义、价值,不是某个股票跌破发行价,亦不是某个股票的股价跌跌涨涨,刘士余的位置决定了他的格局和理念。

回头看,万科事件和乐视事件爆发后,法学家、经济学家、金融学家、证监会专家、保监会专家等齐齐出动争鸣万科事件,当然你也许反驳,这些法学家、经济学家、金融学家、证监会专家、保监会专家都是某方的利益代言人,这些谋士肯定是某一方的利益代言人。

领导们,怕水太浑浊,但领导们,更怕一潭死水,这是一门深奥的政治经济学。

更通俗地说法,是,孙宏斌把自己塑造成傻白甜,频频爆出搞笑语录和段子等,7亿人关注着孙宏斌,这7亿人,是孙宏斌的粉丝,身份是韭菜,但,万科事件中的各方利用自己的个人魅力,让7个人关注着自己,这7个人,身份可能是常委、证监会主席、省长等。

具体战术错误,这是孙宏斌值得抱憾的。

在中国,企业达到一定高度,就不是简单的生意买卖了,而是治国、平天下,商业世界里的很多政治经济学,复杂婉转至不可说。

友人站在窗口,臂交抱着,说,?“居然行,如果你麻烦重重,那是因为你想要在人潮里,活得丰盛。”

我的回答是:“不,不,不,不是我自己想让自己在人潮里活得丰盛,而是我想让别人在人潮里,活得丰盛些。”

或许中国东北已有的商业陋习规则,漏洞重重;

或许中国东北的市场经济,仍停留在肤浅和不成熟阶段;

或许像戴皓这种曾经奋斗在东北的企业的身影未来会隐遁在中国商业世界的角落。

但,我们都是一个整体,不管国籍是中国国籍还是美国国籍,商业利益休戚与共。

目前我得知的消息是,孙宏斌已经和戴皓谈得差不多了,所以希望孙宏斌收购永泰地产后,哈尔滨永泰城、银川永泰城在大地上再次复活,让东北市场活得丰盛些。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