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伦镍暴涨近250%:下游电池成本提升,新能源行业压力加剧

2022-03-09 12:51   来源: 相关推荐

继上一个交易日LME期镍单日涨超70%之后,3月8日盘中,LME镍价一度突破10万美元/吨,涨幅最高达到110%,再创历史新高。两个交易日大涨250%,LME出现有史以来最大的价格波动。
3月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暂停镍市场交易,并宣布将推迟原定于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3月9日,伦敦金属交易所最新公告显示,交易所预期不会在3月11日前恢复镍期货的交易,同时也会最迟在恢复交易前一天(伦敦时间)午后两点前告知市场。
停盘前,镍价报80000美元/吨,单日上涨29700美元/吨,日内涨幅59%。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镍业分会数据显示,LME注册品牌镍产量呈现下降趋势。2021年全球原生镍产量为261.1万吨,同比增加4.9%。在镍产量连续保持增长的趋势下,增长的都是二级镍中的NPI(含镍生铁),而可交仓的一级镍却在下降。
期货交易所的低库存也加剧了镍价的飙升。数据显示,3月7日,LME镍库存仅为7.68万吨。自去年4月以来,已经下降近70%,创下2008年以来新低。截至北京时间3月8日17时,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铝库存减少7125吨,铜库存减少650吨,镍库存减少1818吨,铅库存减少1925吨,锡库存持平,锌库存减少275吨。镍供应紧张或将进一步提高动力电池成本
LME镍库存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对俄罗斯制裁的加码让俄镍的交易和运输进一步受阻,加剧了欧洲镍现货紧张情况。方正中期期货资料显示,俄罗斯是镍重要的生产及出口国,其镍矿储量位居全球第五、镍板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俄镍板是LME主要的镍交割品。
镍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和三元锂电池。所谓三元锂电池,是指锂电池正极中包含镍、钴、锰三种元素组成的“三元前驱体”。上游原料中,金属镍占电池总成本的近30%,高镍、超高镍电池占比更高。由于镍的性能优势,高镍电池正逐渐成为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发展方向。
有色金属研究机构安泰科预计,2022年全球镍需求将达到305万吨,同比增速9.4%;我国镍需求165.5万吨,同比增速7.3%。
据彭博社报道,俄罗斯生产了全球17%的顶级镍产品。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之前,镍价就已经因为供应紧张而上涨,而俄乌局势紧张更加剧了人们对大宗商品短缺的担忧。如果镍价持续上涨,可能会推高电动汽车电池成本,使能源转型变得更加复杂。
镍矿巨头青山控股回应嘉能可逼仓传言
除地缘局势等基本面因素以外,市场传言认为镍价暴涨的背后,与国际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Glencore)逼仓国内镍矿巨头青山控股集团有关。
据市场传闻,青山控股持有大量金属镍的空头仓位,由于俄镍暂时无法交割,青山控股开的20万吨镍空单可能交不出现货。嘉能可在LME镍上逼仓青山集团,要求其交出在印尼镍矿项目的60%股权。据外媒此前报道,嘉能可持有LME镍期货60%的多单。
针对上述传闻,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拨打青山控股官网电话后,从接线人员处得知,今日针对该事件的咨询电话不断,相关问题已上报领导处理。公司方面表示,“上午已经在开会,正在整理相关资料和内容,届时将会统一作公开回应,今天能不能回应,目前还不确定。”
青山控股董事局主席项光达3月8日下午对媒体回应称:“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青山是家优秀的中国企业,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青山控股是国内最大的不锈钢和镍矿行业龙头,也是最早在印尼布局当地红土镍矿冶炼资源的国内企业。印度尼西亚是全球最大的镍矿主产国,占全球镍矿产量的37%。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由于镍既是生产钢铁的原材料,又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核心材料,掌握着镍资源的青山控股开始向新能源赛道大步迈进。
2018年,青山控股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一供应商。宁德时代与格林美、青山控股联合投资约18.5亿元人民币建设印尼“年产5万吨高镍动力三元材料用前驱体原料和2万吨三元正极材料”项目。
2020年,青山控股投资的瑞浦能源成为中国锂电池装机量前五的电池厂商,成为广汽、吉利等多家新能源车企的电池供应商。同年,青山控股与徐工集团投资55亿共建新能源产业基地。
2021年9月,盛新锂能投资3.5亿美元在印尼青山工业园建立年产6万吨锂盐项目,成为印尼首个锂盐厂。同年,法国不锈钢和镍铁巨头Eramet 引入青山控股作为合作方,重启旗下阿根廷盐湖2.4万吨LCM电池级提锂工厂项目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青山控股的高冰镍工艺也在2021年正式投入生产。青山控股与华友钴业签订6万吨高冰镍供货协议,同时与中伟股份签订4万吨高冰镍供货协议,约定2021年10月开始供货。青山控股与华友钴业还在印尼合资成立了华山镍钴(印尼)有限公司。
目前,青山控股正在运营三条镍含量75%以上的高冰镍生产线,每月产能约为3000吨。其目标是在2022年10月前,将年化产量将达到10万吨。虽然青山控股规划的镍产能很大,但其产品高冰镍是用于生产电解镍的原料,无法在伦敦交易所交割,意味着并不能直接解决期货交仓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尚不清楚镍价上涨对青山控股的持仓产生多大风险。但如果涨势持续,该公司的空头头寸可能会抵消其部分生产利润。
专业人士:镍价暴涨背后是资本的博弈
长期跟踪商品期货并有丰富的大宗商品贸易经历的陈不修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波镍价暴涨,本质上是标准的逼仓大战,或者说是一次经典的大资金围猎。单单从交易层面看,镍这波成功的闪电战,针对的是全市场所有的镍空头,赌的是120万吨以上空头无货可交,并且在战斗的过程中,空方保证金还斗不过多方。因此基本可以肯定,未来还会有其他机构巨亏新闻爆出。
如今上海期货交易所镍只有5000吨库存,LME只有7.7万吨仓单,远水解不了近渴。事实上,上一轮镍价的暴涨,就是由于主力多头在LME和国内期货市场分别买下了各10万吨现货交割,几乎操纵了所有现货。“如果不是美国干预与处罚,镍价早就到20万以上了。”

印尼青山工业园

事实上,在青山巨大的产能背景下,镍价上涨从长远来看是对其有利的,毕竟其拥有巨大的镍矿资源。青山后来选择做空的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是其高冰镍的生产成本远低于市场价,镍价有下行的可能。二是从短期来看,他需要利用他独有的低成本制造优势来打垮竞争对手,同时获得市场份额。
陈不修表示,去年有色市场一直传言镍市场存在着超级主力做空,所以之前镍价一直无视商品市场的任何波动,被人为遏制住波动区间了。实际上在坎蒂隆效应下,大放水必然对应的是轮番通胀,所以镍价迎来挡不住的大涨。更深层次来看,陈不修一直认为,2011年-2015年原油与镍价的低迷,也是导致国内经济紧缩的重要根源,商品适度通胀才是利于经济的,而通缩一定是不利于经济。
“当然,是否具有妄图利用现货优势,获得额外收益则是需要探讨的了。至少,对于他巨大的产能和库存来说,卖出20万吨镍做保值并不算错,镍价上涨对他是有利的。只能说,这次逼仓,与上次原油期货大跌,完美体现了期货市场的一句谚语:期货是没有顶和没有底的,有的就是比拼资金实力的机会。”陈不修总结道。
目前,伦敦交易所修改交割规则、暂停交易等一系列举措,给予了青山延迟交货的机会。当被问到青山控股将如何化解危机时,陈不修分析称:“如果空头能够凑到符合交割标准的镍用于交割,然后归还同等含量的镍给人家做一个置换,这样就不存在亏钱之说了,浮动亏损就变成货款化解掉了。”
华泰期货认为,近期伦镍受资本博弈和挤仓影响而大幅度走强,价格已经远远脱离供需范畴,在资本博弈结束之前,或仍将维持偏强态势,但当前价格已经严重脱离供需,下游大幅亏损,镍价亦需谨慎对待。对于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乘联会崔东树秘书长则表示,镍价格暴涨对国内汽车销量的影响并不大,虽然销量不会受到影响,但车企在电池成本方面,则要承担一定压力。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