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单身女性野性购房史:住进新房的那一刻,我后悔了

2022-03-08 12:54:14    相关推荐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忻奇琪 刘婷

90后海归硕士汤美美住进新房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这不是终点,而是细碎生活的起点。

英国女作家伍尔芙曾提出“一间自己的屋”理论。伍尔芙认为,对女性而言,是否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不仅关乎个人财富的积累,还意味着超越性别分工桎梏的可能性。它既是影响生活质量的物质财富,还可能关乎心灵安宁。

拥有“一间自己的屋”,成为无数都市女性的心之所向。她们奔波于各大楼盘之间,为落户、梦想、生活,努力寻找自己的理想家园。她们,正成为买房主力军。


日前,58同城、安居客发布《2021年单身青年居行报告》。报告显示,单身女性撑起楼市成交半边天。无论是购房市场还是租房市场,或者以“家”为场景的居住服务市场,近年来女性所占消费比例都呈逐年上升趋势。

楼市起伏和旁人的质疑声中,不少都市女性选择逆行,将买房进行到底;亦有部分人在激情消费后为不理智买单。无论是死磕一线城市,还是退居县城,都市女性在楼市中的每一个选择,都成为推动市场向上生长的力量。

质疑声中,我买了人生第一套房

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渐渐写上都市女性日程表。

贝壳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74.6%的受访女性认为,婚前需要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女性消费者对“独立购房”的需要,主要原因为“房子让人有安全感”“有一个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地方”“在家庭和婚姻里更加有底气”等。

1994年出生的李言,对此深表认同。她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从小被灌输“女孩子长大就要嫁出去”。成年之前,她始终没有找到归属感,对房子更是没有概念。

大学毕业后,李言加入“沪飘”,开始在大城市里打拼、租房,内心深处对稳定居所的渴望被彻底点燃。

作为一个天天接触房产行业信息的媒体人,李言渐渐意识到房子的重要性。“虽然人们总说房子是租来的,生活不是租来的。但我觉得,只要有过大城市租房经历的人都会觉得,只有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才真的会有一种家的归属感。”


打定买房主意后,她开始有计划地攒钱,并寻找适合扎根的城市。一番盘算后,李言认为自己没办法在上海买房。最终,她把视线瞄准离家最近的城市--长沙。

作为房价最低的二线城市之一,长沙保持着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和潜力。长期以来,长沙楼市调控从严,房地产市场稳定。对积蓄不多的单身女性而言,长沙房价十分友好。

万事俱备,只欠资金。在详细了解长沙购房政策后,李言把自己的社保移到长沙(长沙购房需交满一年社保),开启首付筹钱之旅。对买房的坚定,让向来乖巧的李言首次在父母面前表现出叛逆的一面。

“当时家里并不支持我,觉得一个女生买房子是瞎折腾,但我自己的想法还是很坚定!最后,找到一个折衷的办法,爸爸同意把我的嫁妆钱先借出来,让我用来买房,总共给了我8万元。”李言算了一笔账,即便加上积蓄,距离首付40万元还有一段距离。

关键时候,好友撑起买房梦。李言的闺蜜非常支持她买房,一口气无息借出十余万元,帮她凑足了首付。最终,李言顺利买入119平方米的房源,每日期盼规划中的地铁早日开通。

现在,家里人偶尔还会旁敲侧击地问房子的市场价,担心买贵。但李言一直很笃定,买房之后市场起伏已与她无关,找到“此心安处”才是一路较劲儿的目的。

买房变安家,“贫民窟女孩”又行了

当我们在谈论房子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有人说是价值,买对一套房子可以少奋斗数十年;有人说是家庭,城市万千灯火里该有一盏灯属于家人;而在周星怡眼里,房子代表安全感,更意味着自由。

周星怡今年33岁,在4年前辞去工作,走进家庭。后来因为男方赌博输掉了所有身家,周星怡离婚后净身出户,还背了笔小债。

独居生活总是一地鸡毛,换灯泡、修管道、扛行李等小事,无一在消磨她的信心。每次大包小包搬家时,她都想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于是,在还清债务后,周星怡在电脑建了“买房”文件夹,一个文档记录着日常开支,逼迫自己消费降级。另一个文档则记录着当地的最低购房门槛,细化税费、中介费、装修费等购房开支,计算自己与房子之间的距离。


2021年年初,周星怡向亲朋好友借了首付,踏上了买房之路。2月开始,房贷收紧,首付款来源、收入证明、流水等均是银行重点检查内容。3月,她看中广东小城揭阳的一套二手房,但因别的买家能全款买房而被买走;4月,她相中另一套二手房,但因不满5年需要承担高额税费而弃购。

让周星怡没想到的是,此前种种关卡竟然成为最终上车的助推器。

2021年下半年,开发商为促销量,开启“以价换量”模式。进入第四季度,银行下调房贷利率、放款提速,刚需购房者迎来春天。

2021年10月,周星怡看中了一套小两房房源,由于开发商做活动,首付1.5成即可上车,剩下的首付由开发商垫付,可在两年内分期还清。这一次,她几乎没有犹豫就下了单。11月初面签、交定金、放款,整个流程顺畅得出乎意料。

如今,周星怡已经成为还贷大军的一员。

“贫民窟女孩”也有买房的希望,这是周星怡此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周星怡的“买房”文件夹已经升级为“安家”,规划着该购置的家居。看着购物清单逐日增加,周星怡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看房只用了半天,住进去就后悔了

买房就像开盲盒,无论营销用语多么动人,只有住进去时才知道什么样的房子最适合自己。

贝壳研究院调查显示,安全、质量、性价比成为女性客群居住消费的主要关注点。女性群体最关注的要素是房屋质量和房屋价格,占比分别为40.23%和30.66%。

汤美美是90后海归硕士,从事销售工作。如今,她正为“激情消费”买单,成为呼吁理性购房的样本案例。


2017年,汤美美从澳大利亚硕士留学回国。买房,被写在回国后的第一项议程上。

“对于‘包邮区’的留学生来说,上海这座国际化的城市给留学生提供比较多机会,但想要在这里落户,靠租房肯定行不通。”汤美美表示,留学回来后,她和爸妈商量后,决定买套房,借此落户。

一个小长假期间,汤美美的父母特地从盐城到上海看房。选择区域集中在上海美术馆附近,看房时间只有半天。从看房到下定金,也只有半天。

汤美美最终买下的房源位于一个老旧小区内,原业主是一名独居老人。房屋面积小,东西摆放凌乱,汤美美看房时满脑子都是“达咩”。

“爸妈看完后都很满意,觉得虽然房子小一点,但格局特别好,一室一厅的房子,房间和客厅都朝南,只要重新装修一下就可以了。”汤美美说,由于公积金基数小,该房源总价268万元,且税费低,后续还贷的压力也会比较小。综合权衡过后,还是决定买下。

对汤美美而言,买房并不是终点,而是细碎生活的起点。

房子刚装修完,汤美美就换了新工作。从家到新公司没有直达的地铁,即便开车不堵车的情况下,通勤也要30分钟。再加上老小区车位紧张,她都只能把车停在小区外面,等到晚上找见缝插针停车。

因为停车问题,她和同小区的另一名车主发生争执。对方知道她是独居,多次跑到她所居住的楼栋下与她争执。为逃避漫无止境的争吵,她决定到公司附近租房,将购买的房源出租,开启“以租养租”生活。

“说实话,这两年上海房价涨了很多,我对房子也开始逐渐有概念,会后悔当时太着急,浪费了珍贵的首套名额。”汤美美建议所有想买房的青年,要理性权衡,了解清楚自己的居住需求最重要。此外,与父母的购房理念发生冲突时,应尊重自己的选择,千万不要冲动买房。为自己设置“买房冷静期”,才是盲盒的正确打开方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编:HN018)
注: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